Mayer

[佐鳴]DADS - 下

超暖的啊啊啊,大叔谈恋爱好棒

門音艸洛

「爸爸,鳴人叔叔對你來說是個怎麼樣的人啊?」

「是個⋯⋯」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

校園裡,我感受著風與陽光薰陶著我的側顏,我的頭髮有點長了,我把頭髮撥開,老爸一直問我要不要跟他一樣剪板寸,我才不要呢。此時此刻,在走廊上我趴著欄杆,看著操場,嘆了一口氣。我也聽見我身邊也發出一樣的嘆息,我轉過去,瞪著佐良娜墨黑的雙眼,她也雙眼無神地瞪回來,我們就這樣趴在欄杆上瞪視了一陣子。

我就這樣莫名其妙地跟佐良娜變成了可以講話的朋友,原本是見面都吵的死對頭,卻因為對爸爸們的心態而達到共識,偶爾可以進入休戰模式。

佐良娜常常會問我老爸的事情,我也想要多知道一些佐良娜爸爸的事情。像那樣高大又帥氣的爸爸真好,不知道為什麼佐良娜沒有很喜歡她爸爸。

「像那種爸爸有什麼好啊,每天都工作工作的。」

「我爸爸雖然像你說的一樣長得很陽光,但他可是個家裡宅的小說家。」

「所以你也很少跟你爸爸出去玩嗎?」

我想了一下,好像最近真的都很少了,默認般的點點頭,我跟佐良娜又交換了個視線。

 

老爸最近真的莫名的彆扭,那次跟佐良娜的爸爸被請去訪談之後,老爸死都不肯跟我說發生了什麼事情,而且之後送我上學時總是躲躲藏藏,生怕看到佐良娜她爸爸。結果之後幾天又裝作沒事人一般,家長會結束之後我發現老爸自己製作了個宇智波小人,拿著鋼筆狠狠地戳著小人的胯下。

「⋯⋯」

那天風蠻大的,下課時,我跟佐良娜分享了老爸最近奇怪的事項,佐良娜沈默思考了一下,忽然笑了,而且是燦爛的露齒而笑,讓她的的雙眼猶如黑曜石一般閃著光芒。

大風似乎讓佐良娜的話語更清晰地傳到了我的耳裡,炸開了花。

 

「我覺得,他們是在談戀愛。」

 

「蛤———?妳在說什麼啊笨蛋!歐卡洗啊———!」

佐良娜看我雙眼都變成白眼而且音量也提高了兩倍,她推了推眼鏡,收斂起臉上的笑容,換著認真的表情。

「所以說男生都很遲鈍啊。」

「這不是遲不遲鈍的問題!妳剛剛說妳爸爸在跟我老爸⋯⋯

「我先跟你說,以前我在音忍時爸爸可是除了第一天之外從來沒有送我上學過!」

「咦?那、那又怎樣⋯⋯」

「而且我上次問我爸爸說鳴人叔叔對他來說是個怎麼樣的人,他說是一個他不想再錯過的人。」

「可是我老爸說他們是死對頭⋯⋯」

我嘴上喃喃,可是反駁的話語已沒有力量。佐良娜看跟我用說的說不過,猛然靠近我就賞了我一個爆栗,我捂著我被打痛的額頭,卻沒有還手,我蹲坐在地上,覺得這些訊息量太過龐大,我需要好好思考一下。

什麼小孩子純潔的心靈已離我遠去。啊,這個世界什麼的,啊,好討厭啊。

「他們才不是在談戀愛呢!」

「哼,不信嗎?敢不敢打賭?」

看著佐良娜充滿傲氣的表情我就氣不打一處來,我心裡其實覺得我講出這種話我會後悔,但是還是想要證明我是個有骨氣的孩子,人家挑戰我,我就要接受!

「賭就賭!」

我嘴硬了。後來我跟佐良娜達成了協議,我要請她吃紅茶蛋糕她則是會請我吃大碗叉燒拉麵。

 

禮拜四的晚上,我剛洗好澡,打開冰箱到了一杯牛奶來喝,老爸走了過來,有點不好意思抓了抓亂糟糟的金髮。

「博人,你這週末有什麼事嗎?」

「沒什麼特別的事得吧撒。」

「那⋯⋯出去玩吧?」

「嗯?去哪裡跟誰啊?」

老爸摸摸鼻子。

「去木葉溪釣魚,跟佐助叔叔跟佐良娜。」

我震驚地張大了嘴巴,牛奶也被我喝了一半就晾在一旁,我在此時此刻看著老爸在一旁說著你不想去也是可以,老爸我明天就去拒絕佐助叔叔,但是又覺得我們父子倆好久沒一起出去玩了。我也回想起佐良娜充滿傲氣的小臉,可惡這一定是佐良娜設下的陷阱!這一定是套路!這是我跟佐良娜賭的事情,不能輸。

「去就去!誰怕誰!」

老爸對於我突然地大吼感到莫名其妙,一頭霧水的再問我一次這樣是答應了嗎?我點點頭,眼神透出堅毅跟認真。老爸喃喃自語,那就沒辦法了。


於是週末終於到來,佐助叔叔開車到我們家樓下,我跟老爸已經在家裡樓下等著了,看著老爸指說那是佐助叔叔的車,我還來不及問老爸視力什麼時候變這麼好,就看到佐助叔叔的車不用指示、熟門熟路、一次到位的停到我們公寓樓下的一個停車格。

這一定是巧合,我安慰自己。

佐良娜很開心,臉上都一直掛著笑容,我們帶了一個食盒,老爸伸手遞給了佐助叔叔,佐助叔叔接下就把東西放到後車廂,我看見後車廂已經裝滿了今天會用到的東西,釣具,冰桶都有。

我心裡忍不住讚嘆,如果這些事情交給老爸來做,老爸肯定忘東忘西的,到時候去哪裡玩的時候還不能盡興,心裡對於佐助叔叔的佩服又更深了一層。

上車後,我跟佐良娜坐在後座,老爸們三三兩兩的聊著話題,在車上還玩了“I spy with my little eyes” 的遊戲。

「黑壓壓的。」

「是剛才那棟大樓嗎?」

「不是。」

「啊,是路邊停的那輛車吧?」

「不是。」

「是馬路嗎?」

我搖搖頭,看著老爸跟佐良娜都皺眉等我說出答案,我微微笑,有點得意。

「是佐助叔叔!」

感覺佐助叔叔表情閃過微妙,老爸則是哈哈大笑起來,笑得眼眶含淚,佐良娜一開始一點反應也沒有,還小聲地說了句無聊,但是看見我老爸笑成這樣,她臉上也沾染了笑意。

 

到了木葉溪附近,佐助叔叔停好車,雙手拿著釣具,老爸幫忙提著水箱,我跟佐良娜則是各自拿著自家的食盒,他們家用了深藍色上面還有一個團扇標誌的布包著,我們家則是橘色上面有漩渦的布包著。大概要慢慢走三十分鐘的路程才會到達那條釣魚的小溪流。

開始釣魚簡直是爸爸們的比拼大會,等等老爸不是我要吐槽但是魚又不是用嘴釣的。

我還要好幾次提醒老爸魚餌有動靜了,老爸使出全力一拉,結果都是水草。

「果然是吊車尾的。」

此時佐助叔叔正優雅的戴好手套,把一條中等大小的魚從魚鉤裡拿下,放入水箱。

「爸爸好厲害!」

結果我們貢獻了一條小魚,宇智波那邊貢獻了三條大魚跟一條中等大小的魚。

 

爸爸們正在清理釣上來的魚準備烤來吃時,我跟佐良娜在不遠處打著水漂。

「其實我⋯⋯很希望你爸爸跟我爸爸在一起。」

「⋯⋯」

我選的小石子就這樣咚一聲沈入水底。

我有些倔強的抿起嘴,因為我有點控制不了臉部表情,我其實覺得這樣大家一起出來沒什麼不好。

「因為我爸爸變得很溫柔,我是聽其他阿姨說的,說談戀愛會讓一個人變溫柔。」

變得溫柔嗎?我看著老爸在一旁堆砌石頭,佐助叔叔則是熟練地生起火,我那時不懂我心裡面的想法叫做嚮往。一直以來都只有我跟老爸,我心裡想著沒關係只要我有老爸或是老爸有我就夠了。可是這樣子的老爸也很好,而且佐助叔叔是那麼帥氣的一個人,我也很崇拜佐助叔叔。

 

爸爸們把魚烤好了,召喚在一旁玩的我們回來吃午餐,佐助叔叔拿了一條餐墊,於是我們席地而坐。我跟佐良娜紛紛拿出了我們食盒裡的東西,他們是番茄火腿三明治,番茄看起來比火腿厚兩倍的那種。我們的則是飯團,有三種口味,柴魚、薄叉燒、跟梅子。

佐助叔叔盤腿而坐,可是他的腿好長啊,突然微微前傾他的膝蓋就碰到了我的膝蓋了,我不禁有些臉熱,只覺得自己莫名其妙。

「柴魚飯糰?」

「嗯啊。」

「吊車尾的,你還記得⋯⋯」

「才不是,剛好家裡的配料多了。」

看到這一幕我心底又有一種奇異的感覺,我們家基本上飯糰很少出現柴魚這種口味,明明就是老爸昨天去超市刻意買的。嗚,不行我身為一個好兒子要給老爸面子,絕對不能戳破老爸。我看坐在我對面的佐良娜,對我憋屈的臉露出笑容,哼誰不知道你在想什麼你這個超級心機girl。

 

「博人的眼睛好藍啊。」

我一愣,瞪大了眼睛,發現佐良娜直直地看著我,正在享受柴魚飯糰的佐助叔叔也微微轉頭看向我的眼睛,我不禁有些緊張。

「鳴人叔叔我可以看你的眼睛嗎?」

「可以啊。」

老爸立馬轉過頭去靠近佐良娜,我剛才因為宇智波們的凝視而臉上的熱還沒退下來,過沒多久我發現佐良娜的臉也逐漸浮起紅暈。

「真的好藍啊。」她說。

 

吃完收拾,我們下山,此時應該也下午三四點了,把釣具收拾還有空的箱子都放一起,老爸一樣提著水箱,佐助叔叔拿著釣具。

最後佐良娜累了,撒嬌想要我老爸背,我鄙視地看了她一眼,她則臉皮厚的攀住了老爸的大腿,老爸笑了,把她背到背上。我有點氣不過的過去抓住了老爸的手。

爸爸們三言兩語的鬥嘴,佐良娜也在老爸背上聽著,偶爾偷笑,我如果不專心聽的話就覺得大人們的話在我頭上飄著,過了一會兒佐良娜睡著了,我牽著老爸的手,走路也有些迷糊踉蹌。

然後佐助叔叔就這樣蹲了下來,我愣住,看著佐助叔叔寬闊的後背,心裡有些倔強,我可是男孩子呢,我不需要人背的。

佐助叔叔卻像是一眼識破我腦裡的想法,臉上的表情變得柔和,他的手放上我的肩膀,他的大手不像爸爸的手一樣溫暖,反而有些涼,對於現在下午斜陽有些恍惚的氛圍來說,意外地融合在一塊兒,相當舒服。

「上來吧,這樣比較好跟你聊天。」

我轉頭看著老爸,老爸笑著點頭。

於是我趴上了佐助叔叔寬厚的臂膀,我在那微涼的背上望見老爸微笑看著我們,眼神裡面充滿了光輝,我手臂不禁收攏了些。

雖然說爬上了佐助叔叔的背上也想加入他們大人的話題,但是我實在太睏,而佐助叔叔的背也很舒服,讓人很安心,我也就沈沈睡去。

而我心裡也湧現了如果一直是這樣子的話多好的想法。

 

之後過了幾天,相安無事,我還是嘴硬的在說爸爸們沒有在談戀愛,頂多⋯⋯頂多是現在見面比較少吵架的人而已吧。

所以我跟佐良娜的賭局還在繼續,有天睡前,老爸來我的床側準備幫我關燈說晚安,我蓋好被子看著老爸。

「老爸,你說過佐助叔叔是你的死對頭對吧?」

「是啊,怎麼了?」

「那是什麼意思?」

老爸沈默了一陣,像是不懂我的問題,我也只是睜著眼睛看著他,老爸放下要伸手去關燈的手,坐在我床邊。

「死對頭是,我認同他做我的對手的意思。」

認同嗎?我想了一下,沒說話。

老爸也不管我是否對這個答案滿意,摸了摸我的頭,把燈關了,我們互道晚安。

 

一直來到某天,我是被早餐的香味給弄醒的,迷糊想說我老爸怎麼今天這麼有閒情逸致,於是帶著好心情下床準備去浴室盥洗。我一打開房門就發現廚房一片黑壓壓的,而我家餐桌坐著犯睏的佐良娜。

咦,這裡是我家吧?

咦,那在我家廚房的是佐助叔叔吧?

咦,一定是我打開門的方式錯了吧?

於是我砰一聲關上門又再度打開房門,犯睏的佐良娜似乎對我的蠢舉動感到不耐煩,不爽的皺起眉頭。

「在幹嘛啊笨蛋,還不快去洗臉刷牙。」

「早餐快好了。」

那一片黑壓壓也轉過身來,果不其然地從平底鍋裡有幾片正在煎的番茄配培根炒蛋。

咦咦咦!超歐卡洗的好嗎!!!

為什麼宇智波家的人都一臉淡定的接受這個場面,你們是在我家啊我家!到底是怎麼進來的?我很不能接受的!老爸是去哪裡了?老爸你怎麼留我一個人孤軍奮戰宇智波!

「我、我老爸呢?」

我見到佐助叔叔不自然地撇開視線,但手上料理跟甩鍋鏟的動作一氣呵成。

「⋯⋯有編輯找他,他出門了,臨時拜託我帶你們上學。」

「⋯⋯」

我表明不信,但佐助叔叔也沒有要再繼續解釋的意思,眼神相當堅定地看著我家地板的某一處。我想反駁什麼,但是我看著佐助叔叔一本正經地撒謊,頓時孬了,沒有骨氣的轉身去了浴室盥洗。

老爸是個愛賴床的人,他從以前就吩咐編輯叔叔阿姨們絕對不可以在早上十點前來找他,更何況是出去。

我洗了把臉。

看著鏡子裡生無可戀的我,表示老爸出去做什麼我也不想知道了。

啊,忽然覺得人生好輕。

我卸下了重擔。


 

蛤,你問我跟佐良娜打賭的後續喔,我們當然是去!!!

吃了紅茶蛋糕下午茶。

嗚,你還問。

  


-END-

 

 

到談戀愛這裡應該算是完結了吧,感謝大家看了我對博人傳的觀後感。

兩個小孩子嚮往對方爸爸這是什麼設定!一直秀恩愛是什麼設定!(真心吐槽不完)

之後會寫一些小段子或是一篇番外

還有35大叔的這個人設不開車好可惜…?

到底要先告白在上車,還是上車了在告白(苦惱)(喂)

 

评论
热度(122)
上一篇 下一篇

© Mayer | Powered by LOFTER